戏精教授配神药 买药赠送治疗仪还能办北京医保?-中青

2018-09-05 18:09

  揭穿“高端治疗仪”骗局 来源:央视新闻

  央视网消息:有这样一款治疗仪,号称由国内众多医学专家,穷尽一生学识,苦心孤诣研发而成。它专门用来治疗男科疾病,并获得多项国家发明专利。更让人心动的是,免费赠送。江苏海门的陆先生在网站上看到如此诱人的广告后,立即拨通了广告电话。那么,这款仪器的广告是否属实呢?陆先生真的能免费得到它吗?

  陆先生今年54岁,是海门一家工厂的职工。2018年年初的一天,陆先生用手机浏览新闻时,看到一条写有“免费赠送男性疾病治疗仪”字样的广告。由于本身自己身体就有这方面的问题,陆先生想都没想就点了进去。

  看到页面上罗列的病症正对自己的症状,而且还是免费领取,陆先生彻底动了心。他立即拨通了网页上的400电话,客服给了陆先生一个医生的电话。

  这名医生表示,这款仪器很对陆先生的症状,而且在全球已经有近100万的男性使用过他们的这款产品并得以康复。同时,这名医生还通过微信给陆先生发了一些所谓患者使用仪器后的反馈截图。

  陆先生看到这些和自己相同症状的患者都康复了,心里仅有的那点顾虑也彻底打消。他开始向这名医生询问怎么才能免费得到仪器的相关事宜。此时,这名医生告诉陆先生,仪器免费送的活动马上就要截止了。但要想拿到,还需要一些条件。

  医生微信语音所说,咱们一整套仪器耗材申请下来的话,仪器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你只需要承担搭配仪器使用的耗材费即可。搭配仪器使用的耗材都是不在赠送的范围的。原价是3960元的,现在只需要1980元,明白吧。如果说仪器的名额领取完了之后就原价购买。

  在如此大的让利活动面前,陆先生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他当即决定要买下这款理疗仪。但是他又觉得,仅仅一个网页,一个微信,就让他汇出1980元,他表示有所担心。听出陆先生的顾虑,这名医生告诉陆先生,可以先支付一定的订金,等收到仪器后再结尾款。随后,这名医生通过微信发来一个二维码。

  几天后,陆先生收到了这款仪器,并当场向快递员支付了剩下的尾款1480元。拿到仪器后,这名医生告知陆先生,马上会有另外一名主任电话指导他使用。

  这名主任通过电话,详细指导着陆先生使用这款所谓中西疗法的治疗仪。而陆先生也跟着这名主任的引导,小心翼翼的操作着。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陆先生一刻也不敢怠慢。当外用涂抹的药物使用接近一半时,陆先生发现,这款所谓的高科技仪器似乎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自己的症状依然没有得到丝毫改善。

  停药后,陆先生通过微信,联系了先前那名给自己介绍仪器的医生。医生告诉陆先生,她要帮忙联系中华中医药学会的吴教授,让教授亲自指导用药。

  一天后,陆先生就接到了一个北京的电话。而打电话的人正是先前那名医生所说的吴教授。

  通话中,这名吴教授表示自己是国内治疗男科疾病的权威。并告知陆先生,自己可以根据他的症状,亲自进入实验室为其配药。

  吴教授诊疗通话录音:“那么既然问题都找出来了 那么今天吴教授我就破个例,亲自去上一趟咱们国家一级实验室,采用细胞破壁技术的原理,把老头子我珍藏十几年的好药材,咱们一次性给你带过去,一次性把你这个病,给你断了这个根,好不好。”

  随后,吴教授告诉陆先生,他研制的这款药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型,是六十天的用量,材料费2800元;另一种是高强度的,是四十天的用量,材料费3680元。

  考虑到资金的问题,陆先生有点犹豫,思虑再三,他还是拒绝了这位教授的药物推销。

  吴教授诊疗通话录音:“你不是说花两千多的问题,是你海绵体有问题需要修复他,你耳朵是不是有问题,我发现跟你聊天聊不好。听不进去是吧。你到底是治疗还是不治疗。”

  说好的免费仪器,最终却是1980元拿到了手;广告宣传的效果,自己也没有达到;还有这个所谓的教授,怎么上来就推销药物,而不是继续指导自己用仪器治疗呢?陆先生觉得自己很有可能是被骗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像他这样的受害人遍及全国各地。

  海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施海荣说,当时接到这个报警以后呢,拿到了陆某提供的治疗仪,说明书,保障卡,还有药膏和喷雾。以及他当时收到的邮件的快递,然后同时他也提供给我们当时跟他联系的对方的电话号码,是一个北京的电话号码,手机最快开奖本港台现场直播

  根据报案人提供的信息,海门警方立即展开侦查工作。

  海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施海荣说,他当时说是北京发货,而且他总部也在北京。但是根据物流查下来看,网上显示是从武汉的快递网点发出来,那么这明显也是不对的。

  除此之外,警方还发现,陆先生所买的仪器里,附带的药膏也和市面上正规药店出售的药品有所不同。

  海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施海荣说,他这个药膏和喷雾全是英文,没有相应的一些成分信息,生产信息,批文,还有一些批准字号之类的信息。而且外观包装,非常粗糙,不像是一个正规的药品的样子。那么结合这几方面看起来,觉得这个诈骗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民警随后将受害人提供的那名医生的手机号与相关的药品名称,输入到案件库进行检索,发现在全国与陆先生一样,被这种所谓的中西疗法治疗仪所骗的案件还有很多。根据警情信息,民警对受害人一一进行了电话回访,从中也发现了几个共同点。

  海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施海荣说,第一,他们都是同样为了治疗男性疾病才去找到的这么一个网站。第二个,他们一开始接触到这个网站以后,都是被号称,他们在接触这个网站的时候,都是被号称赠送治疗仪吸引过来的。那么同样也是称,治疗仪免费赠送,但是搭配使用的药,是收费的。

  此外,在对受害人提供的用于咨询的手机号调查时,民警还发现,很多受害人知道自己受骗,却并没有报警。

  老杨今年62岁,退休前是海门一家工厂的工人,多年来一直被男科疾病所困扰。老杨说,因为这种病不方便让家里人知道,所以从没想过去医院接受治疗。他只能通过一些广告,寻求帮助。和陆先生的遭遇一样,老杨通过网络,花费1980元,购买了这款中西疗法治疗仪,用了一段时间后也是没有效果,手机看开奖结果找。而后,在指导医生的推荐下,有一个所谓的吴教授为其电话诊疗。

  随后,这个所谓的吴教授也是推荐给老杨两款标价为3700元和2800元的药物供其选择。最终在吴教授的劝说下,老杨选择了其中一款标价3700元的药物。在支付完全部货款后,老杨收到了吴教授在所谓的国家一级实验室里为其专门研发的药。

  就这样,在吴教授这里治疗了三次,花费1万多元后,老杨发现,自己的症状并没有任何改善。老杨开始对这个吴教授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但是就在这时,吴教授突然告诉老杨,如果觉得药价贵,他可以在北京为其办理医保。

  一天后,老杨接到吴教授的电话,电话中,吴教授告诉老杨,他们院长已经同意为其办理医保。钱一到位,医保办理程序就会启动。此时,老杨觉得自己是江苏海门人,怎么能办理北京的医保呢?

  据老杨锁说,吴教授自称认识财政部的部长,我们这里的吃饭,吃中饭是一个食堂的,和财政部是一个食堂的,我们经常在吃饭的时候,有一个姓刘的刘部长,他们专门管这个东西的,我们吃饭经常在一桌上面吃的,所以可以跟他请示,是不是可以办个医保,刘部长他同意了

  一听到有财政部领导的支持,这下老杨彻底放了心,他立马给吴教授打了4000多元钱过去,但是仅仅过了一天,老杨又接到了吴教授的电话。

  随后,老杨再次给吴教授打了4000多元钱。几天后,老杨收到了吴教授寄来的药,随药一起来的还有一份协议书。

  拿到这份协议书,老杨对吴教授给自己办理医保的事彻底放了心。但是在随后的日子里,吴教授又先后以各种借口让老杨汇钱,每次都是4000到8000元不等,并且每次都会收到一张协议书。就这样,前后汇出近四万元后,老杨却并没有拿到医保卡。

  就在这时,老杨收到了一份盖有财政部公章的证明。

  但是紧接着,当老杨再次拨打吴教授电话询问医保的事情时,电话怎么都打不通。此时的老杨才如梦初醒。

  根据老杨和陆先生提供的相关汇款信息,侦查员对案件库里的警情进行串并,发现犯罪嫌疑人发给受害人的银行卡号,是由一名武汉籍男子邓某所有。海门警方决定,工作重心转至武汉,对这个邓某展开调查。

  侦查中,警方发现,犯罪嫌疑人邓某日常活动的地方共有三处。一处是其住宅,另外两处分别是两家名为武汉幸福鸟科技有限公司和绿茵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根据两家公司的工商注册信息,警方掌握到,这两家公司的幕后都是由犯罪嫌疑人邓某管理的。在充分掌握到这一诈骗团伙的具体情况后,专案组决定,兵分三路,同时展开抓捕。